首页  »  情色小说  »  性爱技巧  »  解不开的难题

解不开的难题
妈妈的胸一直都是妈妈骄傲的地方,也是最为外人可见的地方,那圆鼓鼓的
两团总是令人按耐不住。就好像现在,即使是羽绒衣也裹不住那两团娇挺起来春
光。这要是夏天该多好。

  我脑海里全是高一夏天的那一幕,7月补课,温度到了40度,教室里没装
空调,只有4架电风扇「吱呀吱呀」地吹着,这四架风扇覆盖面并没有达到令教
室每个人都舒爽的地步,比如妈妈所在的讲台就不在覆盖面上。脑海里那天妈妈
穿着一件低胸的连衣裙,露出了一片胸上的白皙肌肤。

  也许是妈妈被这炎热的天气弄得有些烦躁,那节课只是简单的发下试卷让大
家做。妈妈坐在讲台上批改上次的试卷,或许是累了,妈妈站了起来,因为讲台
是多媒体讲台,比传统的讲台高很多,妈妈很自然地两只小臂撑在上面,弯下了
腰扫视下面的情况。

  这一弯,胸前美乳就挤在了一起,一道乳沟呼之欲出,再加乳肉上因为太热
而流出的汗水,形成了极致的诱惑。下面男生包括我在内都听到了妈妈站起来的
声音,抬头看过去,这一看,我下意识又低下头,然后像贼一样瞟向妈妈胸前的
乳沟。妈妈自己也没想到自己胸前形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妈妈保持这一姿势有
五分钟左右,才又坐了下去,重新开始批改试卷。

  下课后,我就听到几个男生在教室后面小声议论课堂上的春光。如果她不是
我妈妈的话,想来我也会参与进去。

  课间我去厕所,听到后面有人叫了声「林易」,走在我前面的一个男生闻声
回了头。他就是昨天晚上问妈妈题目的林易?他长得并不坏,留了一个寸头,头
发像是染过,有点微黄,他脸上带着笑,看起来坏坏的,有一种痞痞的感觉;身
高跟我差不多,也有1米8。后面的人快步走了过来,揽住了他的肩,对他说话,
声音虽然小,但我还是听见了,「有什么新进展吗?」

  林易坏笑说:「嘿,你就等着瞧把。」

  我跟在他们后面进了厕所,又跟着他们一起往回教室的方向走。

  正好遇到怀里抱着书本往教室走的妈妈。

  林易热情地叫了声:「张老师好。」

  妈妈面无表情地说:「都响铃了,还磨蹭什么,快回自己教室去。」

  林易被训斥了,还是笑着,说:「张老师还是那么凶,我这不是刚上完厕所
嘛,这就回去。」

  林易和他同学嬉笑着从妈妈身边走过,我也低着头从妈妈身边进了教室的大
门,眼光瞟了妈妈一眼,妈妈的眼神格外的凌厉。把我吓了一跳。

  高三的课多是讲一些习题,和一些专题冲刺,内容枯燥。像往常一样,到了
下午6点放学后,妈妈开车带我回了家。

  以前家里的饭菜多是爸爸做,妈妈的烹饪水平一般,但自从爸爸开始忙起来
后,家里开锅的任务就到了妈妈手里。于是,这些年下来,妈妈做菜的水平直线
上升,会做的菜越来越多,味道也越来越香。

  妈妈做完饭已经快7点了,吃饭的时候,妈妈问我感冒好了没。

  「好了不少,不那么晕了,也许今天晚上再睡一觉,明天就痊愈了。」

  「那就好,家里也没药了,正好就不用吃了,是药三分毒,吃多了也不好。」

  妈妈又说:「以后注意些,尤其是快要高考了,身体格外重要。」

  「好的好的。」

  这时妈妈放在餐桌上的手机响了两声,屏幕亮了,我看到是微信,上面有两
条:「在吗?」、「在吗?」还是那个林易。

  妈妈下意识按了一下电源键将手机锁屏,并把手机调成了静音。然后看了我
一眼,不知道为什么我马上低头吃饭,假装没看到。那个叫林易的人是在骚扰妈
妈吗?以前也有过骚扰妈妈的人,是一个学生的家长,后来被爸爸揍了一拳,就
再也没出现过。

  妈妈也没有回复,而是把手机放到了口袋里。

  我快速地吃完了饭,然后离开餐桌去喝水,从侧面开到妈妈的口袋时而闪亮,
一定是不停地有新消息发进来。

  妈妈似乎是没了胃口,匆匆吃了几口,还剩下半碗饭就不吃了。妈妈开始收
拾碗筷,我跟着去帮忙。

  把剩下来的菜放到冰箱后,妈妈忽然说:「我还是帮你买盒药来吧,吃药好
得快一点,拖着总是不好的,别耽误明天的学习。」

  见妈妈这么快改变了主意,这倒还是第一次,我就点了点头。

  「你在家里等我,我很快就来。」妈妈看着我说。

  我点了点头,看着妈妈穿了一双平底的皮鞋出了门,心里感觉很奇怪,刚刚
那句嘱咐像是担心我出去一样。

  那不停闪烁地手机让我心里不禁起疑,我决定跟出去看看。

  我家住在5楼,是电梯房,我从里面听到电梯关闭的声音后,又过了一会,
确定妈妈已经不在后,才敢打开门。出了门,我没走电梯,我从消防楼梯直接往
下走。一路到了3楼,心情有点忐忑,我突然开始怀疑起我下楼的目的来。

  妈妈是走电梯的,肯定比我快,说不定等我下楼妈妈早都走的不知道哪去了。

  再说我下楼的目的,又是怀疑什么呢?想着想着,决定还是回去吧。

  这时我听到楼下有上楼梯的脚步声,还是两个人的。楼下的感应灯应声二亮,
一直亮到了二楼拐角处,而我所在的三楼楼楼梯拐角因为我站了很久,感应灯也
正好灭了。我慢慢探出一个头往楼下看去,正好看到了穿着白色羽绒衣的妈妈,
还有那个……林易。

  我的心随之绷紧了,他们来这干嘛?

  他们一前一后,妈妈走在前面,林易跟在后面。妈妈转过身,先开口了:
「你来我家干什么?我说过上次的事我就不追究了,你要是再纠缠我,就别怪我
不客气了。」妈妈说的很生气,显然是动了怒,以前教训我的时候妈妈就是这样
的语气。

  林易却贴了过去,说:「张老师,可是我很想你怎么办,你说这道难题要怎
么解?」

  难道这就是昨天晚上林易说的难题?

  见林易贴了过来,妈妈马上推开了他,「你离我远点。」

  林易的脸上还是那副痞痞的模样,又说:「张老师,你再让我摸一下,摸一
下就好。」

  说着林易就朝妈妈抱了过去,妈妈吃了一惊,想再次推开他,但这一次林易
使足了劲,他比妈妈高了半个头,又是血气方刚的男生,力气哪是妈妈比得了的,
妈妈一路后退,直到发出一声闷响,妈妈的背撞到了墙上。妈妈吃了痛,推着林
易地手就软了,林易打开了妈妈的手,然后就贴到了妈妈的身上,抱住了妈妈。

  「你快放开!」妈妈大声吼了一声,并使劲推他。

  这时我也想着下去帮妈妈忙,可犹豫了一下会不会让妈妈难堪。正犹豫间,
林易忽然说了声,「这虽然是消防通道,人少,但张老师你这样大声,我可不敢
保证没有人会来。」

  妈妈听了突然停止了下来,语气一下就软了下来:「林易,你不要再犯错了。
你到底想怎么样?」

  这样的妈妈可不是我熟悉的那个骄傲的妈妈,什么叫再犯错?之前又犯过一
次什么错?我决定先忍忍,听听她们说话,看看她们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就是想犯错,张老师长得这么漂亮就是在勾引我犯错。」

  「什么叫我勾引……唔……」妈妈话还没说完,林易竟是低头亲到了妈妈的
嘴上。我的头一下像炸开了一样,平常高高在上的妈妈,现在居然被她的学生亲
了。

  妈妈同样也是吃惊万分,愣了那么一秒钟,才反应过来,马上别开了头。

  林易并不放弃,继续亲妈妈的脸,并不停的在寻找妈妈的小嘴。妈妈口中喊
着:「别、别……」本来推林易的手,也伸了上来开始推林易的头。

  林易的左手抓住了妈妈的右手,这样妈妈剩下无力的左手就拿林易的头没有
办法。

  而林易空出来的右手伸进了妈妈的羽绒服里面,摸上了妈妈的腰。

  「林易,快停下,别。」

  林易的手在妈妈的腰停留了一会,说:「没事的,张老师,这里不会有人来。」

  然后右手突然急转直下,直接插进了妈妈裤里面,妈妈的裆部瞬间鼓起了一
个包。

  而妈妈整个人挣扎的更剧烈,口里不停的喊着:「快停下……林易,快停
……」

  妈妈的左手放开了林易的头,转而抓住了林易伸进了她的裤裆的手的手臂,
试图把它拉出来。

  「小点声,张老师,你想让你所有邻居都看到你被我抠穴吗?」

  他居然对妈妈说这样淫荡的话,而妈妈还真听话的住了嘴,小声地板着脸说:
「林易,你快停下,真的,我可以当什么也没发生过。」

  现在的情形怎么看都是林易占着上风,妈妈应该是想发挥她做为老师的余威,
希望林易能像课堂上一样乖乖听话,缴枪投降。

  林易的手并没有因此停了下来,我能看到妈妈裆部的手在不停地蠕动着,而
妈妈的腿也受了刺激在左右磨蹭。

  林易的手一边动着,一边说:「张老师,我停不下来了,你就让了我这一次
吧,我保证以后再也不骚扰你。」

  「不,不要,你快停下。」妈妈的脸上一片潮红「真的,快停……啊……」

  妈妈的抵抗已经随着林易手指的捣鼓越来越弱。

  这时林易的手好似使了一下猛劲,打断了妈妈的话,然后对准了妈妈张开的
小嘴,亲了上去。

  林易伸出了舌头疯狂地舔着妈妈的嘴唇,妈妈无力的摇着头,林易在她下体
的手像是只住了她的命门,令她无力反抗,动弹不得。

  林易开了妈妈的右手,转而找到了妈妈上衣的拉链,很熟练地就打开了妈妈
的羽绒服,还不等妈妈反应过来,就隔着里面的保暖内衣摸上了妈妈娇挺的乳房。

  妈妈的右手下意识覆盖上林易的手,想来阻止他,但都是徒劳,妈妈现在已
经没有什么力气了。

  林易的的手动得更快了,我能看到妈妈的腿这个时候已经不由地打开了一点。

  林易亲上了妈妈的脖子,用身体继续把妈妈压在墙上,口里说着:「张老师,
你看你下面都湿透了,就从了我吧。」

  妈妈还是摇着头:「我不会放过你的。」

  林易笑了笑,「我手指粗吗?」

  妈妈脸一下更红了,别过头不敢看林易。林易亲着妈妈的耳垂,「我的大肉
棒更粗,可以插得更深哦。」

  「嗯……啊……嗯……不要。」妈妈闭上了眼,嘴里哼着,「不要再插了
……」

  「我再加根手指……张老师,你腿再开一点。」

  这时妈妈终于带了哭腔说:「林易,放了我吧,我们是师生不能这样。」

  「噗呲」、「噗嗤」。

  这时我已经能清楚地听到林易手指抽插妈妈小穴的水声。而伴随着水声的是
妈妈如蚊子般的呻吟,「嗯……」、「嗯……」、「嗯……别……」

  「师生多刺激啊。」林易顿了一下说,「你还记得你上课的时候罚我站吗,
你不知道我站在后面的多尴尬,那个时候我看着你硬得不得了,就这样站在那,
下面鼓起个小山包,你不知道有多难受。」

  这时妈妈已经被插得浑身酥软,双手转而抱了了林易的脖子,仰着头,说不
出话来了。

  「噗嗤」、「噗嗤」……

  林易舔了舔了妈妈的脸,妈妈一阵哆嗦,他继续说着:「你夏天的时候最迷
人,还记得那次因为讲台上没有风扇,你于是站在我身边的风扇下讲课的情景吗?

  你那天少见的穿了件没过膝盖的裙子,我看了你一节课的腿,一直在幻想你
裙里的样子。真是没白想啊,没想到你的小穴还那么紧。」

  「噗呲」……手下的抽插并没有停着,妈妈娇喘着:「嗯……别说了,别说
了,嗯……求你了,放过我。」

  林易说:「我可是真没想到张老师你这么敏感呢,好好享受吧。」

  说罢,林易解开了妈妈牛仔裤上的扣子,连着保暖裤和内裤直接拉到了妈妈
的大腿上,妈妈白嫩的屁股和神秘的黑色森林瞬间暴露出来。

  凉意让妈妈有些清醒过来,连忙说,:「你要做什么。」

  林易伸着刚刚在妈妈小穴里抠挖的手指到妈妈面前,「张老师,你看多湿,
别不承认了。」

  被林易这样一说,妈妈屈辱地别开了头,说:「你也够了吧,快走吧。」

  「哪有?」林易从裤裆处把自己的大肉棒掏了出来,「你看!」

  那条大肉棒至少18公分从,而且很粗,妈妈看了不禁呼吸一窒,惊慌说:
「你要做什么,你疯了吗。」

  林易蹲下身去,继续脱妈妈的裤子,「放心,这里很安全,不会有人来的。」

  妈妈非常不配合,无奈身体已经没力气了,僵持了一会后,一条腿的裤子还
是被脱掉了。裤子就这样挂在妈妈右腿的膝盖下。

  「不是让你穿裙子下来吗,你看现在多麻烦。」

  妈妈的左腿被林易抬到了他的腰上,看动作应该是要开始操妈妈了。我全身
动不了,原来我的内心如此渴望着看到妈妈被人羞辱,让她不能再高高在上。我
不知道我这个决定令我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妈妈终于完全软了下来,眼泪也掉了下来,「林易,饶了我吧……」

  林易完全没理会妈妈的话,右手抱着妈妈的美腿,左手扶着大肉棒找到了已
经湿漉漉了的洞口,到了这一刻,意识到危机的妈妈,身体爆发了一股猛劲,开
始疯狂地推林易,打林易。林易差点没稳住,眼看要被推开了,林易猛地一个使
劲,对准了妈妈的小穴口插进了一个龟头。

  「啊……」妈妈叫了一声。

  「小点声。」林易说,「想被人看到你淫荡的样子吗?」

  「你个混蛋!王八蛋!」妈妈双手疯狂地推林易的胸,想把林易推出去。

  林易一个挺腰,大肉棒又进去了一截。「嗯……」妈妈推得力量马上就软了
下来。

  「张老师,你好紧啊。」林易的大肉棒往后退了一点点,下体的刺激变小,
妈妈正要继续骂的时候,林易又往里插得更深了一点。

  「啊……痛……」妈妈的话硬生生被堵了回去,变成了娇吟。

  林易还是先退一点,再进一点,就这样来回抽插着妈妈。

  「嗯……嗯……痛」看来林易的肉棒是真的太大了,妈妈的面部都因疼痛而
有些扭曲。

  忽然,「啊!」妈妈猛地叫了一声。

  「终于插到底了,张老师,你太紧了,真的是生了孩子的人吗?」林易的脸
上非常舒爽。

  「我要开始操你了,张老师。你的小穴像处女一样啊。」

  林易抬着妈妈腿的手,又往上抬了抬,然后腰部开始有节奏地做活塞运动。

  妈妈靠着墙,头仰着,发丝已经凌乱,一手捂着嘴,一手握着林易在她腰上
乱摸的手,嘴里不停溢出「嗯……」、「轻点……嗯……」地呻吟声。

  林易继续有节奏地操干着妈妈的小穴,时而会将大肉棒退到仅剩一个龟头在
小穴里,然后快速地尽根插入到花心。「啊!」妈妈会以娇吟来回应他用力的操
干。

  林易说:「张老师,舒服吗?」

  「嗯……嗯……」妈妈呻吟着但不肯回答。

  林易又用力地干了妈妈几下,干得妈妈花枝乱颤,「张老师,你老公一定很
少弄你吧,他的鸡巴有我的大吗?」

  妈妈就是不肯说话,但没有再喊痛,是适应了他的大肉棒吗?

  这让林易有点不爽,他又干了几下,干得妈妈「嗯……啊……」叫了两声。

  或许是林易手有点累了,林易抽出了插在妈妈小穴里的大肉棒,并把妈妈的
美腿放了下来。

  妈妈失神地看着林易,林易说:「我有点累了,换个姿势。」

  还没等妈妈明白,林易扶着妈妈让她转身,原来他想从后面操妈妈。

  妈妈等面对了墙壁,林易在把自己的臀往外拉时,才反应过来,「不要,不
要……」妈妈说着就强行转了身过来,推了林易一下,然后就要穿自己的裤子,
林易一把揽住了妈妈的腰,强迫妈妈转回面向墙壁,然后「啪」地一声,大掌拍
在了妈妈的屁股上。

  「啊!」妈妈哪有受过这样的屈辱,居然被一个学生打了屁股,眼泪止不住
的流,「混蛋……」

  「让张老师你不听话。」林易扬起巴掌又狠狠地打了下去,「啪」地一声,
妈妈一吃痛,林易猛地握住妈妈的腰,往后一拉,妈妈终于翘高了臀部,妈妈马
上想收回来。

  林易更快,大肉棒有了泛滥的淫水润滑,毫不费力地就插进了妈妈的小穴。

  「嗯……」妈妈被顶得双手扶住了墙。

  林易扶着妈妈的腰,开始前后操干。「啊……啊……」妈妈叫了起来。

  「还是要我插进去,张老师你才老实。」

  看着妈妈扶着墙,翘起诱人至极的曲线,默默地挨操,林易爽到了极点,一
手从背后伸进了妈妈的保暖内衣,推开了妈妈的胸罩,直接摸上了妈妈引以为傲
的乳房。

  「张老师,你不知道,以前你手撑在讲台上课的时候,我幻想了多少次像现
在这样从后面,一边干你,一边摸着你的胸。」

  「啊,我好爽,张老师,你舒服吗?」林易加快了操干的节奏,似乎也插得
更深了。

  楼梯里响起了「啪啪啪啪啪……」的声音。

  这样快的抽插也让妈妈再难自已,「嗯……啊……不要插那么……嗯……深
……啊……」妈妈娇喘着,「停……啊……啊……」

  「看你爽的,上次操你的时候,你都没现在那么浪,说,你舒不舒服……」

  林易故意停了下来。

  妈妈的两个敏感点被攻击着,被操得脸上一片潮红。妈妈娇喘着,胸口剧烈
起伏,让林易摸着她乳房的手爽爆了。但妈妈就是不回答他的话,反而说:「你
自己说的,这是最后一次。」

  林易听了又开始猛烈地操妈妈,「啊!啊!」妈妈叫了两声赶紧捂住了自己
的嘴,还是有「嗯……嗯……」地呻吟跑了出来。

  「都最后一次了,你倒是告诉我你舒不舒服呢。」

  「啪啪啪啪啪……」林易继续卖力地操干着。

  「嗯……不……舒服,一点……都不……啊……嗯……」妈妈艰难地挤出了
这几个字。

  「真的吗?」林易一手捏住了妈妈的阴蒂,一边更快地操着妈妈,「让你不
诚实,说谎话。」

  也许是刺激太过猛烈。「啪啪」声中,妈妈叫得明显更大声了,随着妈妈的
一声长长的呻吟「啊……」妈妈的下体喷射出大量的阴精,林易的大肉棒停在妈
妈的小穴里不动,征服感爆棚,「还说不舒服,都被我操高潮了。」

  喷射完后,妈妈整个人都软了下去,根本站不住了。林易顺势把妈妈放倒在
地上仰躺着,把妈妈的腿往两边分开。然后跪到了妈妈的两腿中间,让妈妈合不
拢腿,扶着大肉棒要继续插进去。

  妈妈从高潮中回过神来,声音苏得不得了,「最后一次了,你要说话算数。」

  林易直接插到了底,上身压到了妈妈身上,一边操着妈妈,一边就去亲妈妈
的嘴。

  妈妈「啊」「啊」的叫着,轻易地被林易伸进了舌头进来。林易轻轻地操着
妈妈,将精力全部集中到吻妈妈这来。

  林易的舌头在妈妈嘴内翻江倒海,还把妈妈的舌头勾了出来。

  妈妈双眼迷离,林易又问:「最后一次了,张老师你就实话实说吧,你到底
爽不爽。」

  说着,下体又快速操干起来。

  「不舒服……」妈妈艰难地说。

  「那你告诉我,我跟你的老公,谁的鸡巴大?」

  妈妈呻吟着,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你不说那我就反悔了,下次还要日你,日到你肯说为止。」林易示威式的
狠狠给妈妈来了一下狠的。

  「嗯……」妈妈呻吟了一声,最后像蚊子一样说了句:「你的。」

  林易受到了巨大的鼓舞,「我就说嘛。」然后开始了最后的冲刺。

  「嗯……」妈妈双手环住了林易的脖子「啊……最后一次……最后一次…
…」

  林易双手撑在妈妈的两侧,下体开始疯狂的抽插。

  「嗯……嗯……啊……」妈妈娇喘着。

  「啊……」林易一声舒爽的呻吟,应该是射了。

  射完后,林易趴在了妈妈的身上。剧烈的运动也让他精疲力尽。

  两个人就这样一个躺着,一个趴着,连肉棒还插在妈妈的体内没出来。

  「忘了,我射到你里面去了。」林易说。

  妈妈说:「快给我滚下去。」妈妈猛地把林易推开了。「波」地一声,肉棒
也从妈妈小穴里退了出来。

  妈妈的脸上潮红还没褪去,但相比之前被干得迷离的表情,现在又回到了以
往的声色俱厉,眼神像要杀死林易一样。妈妈坐了起来,插了插眼角的泪痕,
「我会报警的,你等着坐牢吧。」

  说完就开始穿裤子,我马上悄悄的也往上走。

  「张老师,别那么绝情嘛。」下面还传来林易说话的声音。

  林易还在不停地请求妈妈原谅,但妈妈却一直沉默,直到响起了上楼的声音。